演唱会全体演员合影

谭元寿(左三)、谭孝曾(左一)、谭正岩(右一)祖孙三代同台

尚长荣(左)、李鸣岩(右)联袂演唱

叶少兰倾情献唱

11月30日,北京长安大戏院盛况空前,《朱绍玉创作作品演唱会》不仅云集了谭元寿、尚长荣、叶少兰、李鸣岩、朱世慧、赵葆秀、杨乃彭、孟广禄、安平、谭孝曾、王蓉蓉、杜镇杰、李宏图、迟小秋、董圆圆、史依弘等京剧名家,及张建峰、姜亦珊、杨少彭、方旭、谭正岩等优秀青年演员,更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观众,共同致敬朱绍玉从艺60年来为京剧事业做出的贡献。

60年来,从台前到幕后,从京剧乐器到西洋乐器,从京剧唱腔到民间小调,从创作实践积累到专业理论学习,朱绍玉不仅积淀了深厚的传统基础,也学习了西方的作曲技法,在戏曲音乐创作上继承发展、广采博纳、兼收并蓄、大胆尝试,创作了170余部作品,多次荣获国家级大奖。此次名家荟萃《朱绍玉创作作品演唱会》,既是对朱绍玉创作成绩的肯定,也凸显了音乐之于戏曲的重要意义。

戏一半,曲一半

“戏曲戏曲,就是戏一半,曲一半。”提到戏曲音乐的重要意义,人们都会用这句话来概括。

在京剧名家杜镇杰看来,京剧创作之难,在于程式化极其成熟,既不能单纯重复,要有所创新,又不能新的东西太多,让人觉得不是京剧。一个戏的成败与否,演员重要,剧本和曲子同样重要。

京剧名家李宏图认为,虽然戏曲艺术是表演艺术中心制的舞台呈现,没有好角儿,再好的作品也呈现不出来;同时,只有好的演员,没有好的剧本、唱腔,也不能完美地呈现出自身的价值。好剧本、好音乐、好演员,才是好戏。

和朱绍玉合作多年的京剧名家王蓉蓉对此也有深刻体会:“没有好的作曲,演员再好,唱着也不好听;有好的唱腔,但是没有好演员唱,也表现不出来。演员和作曲是相辅相成的。”在新编京剧《武则天》中,为了表现一代女皇武则天登基时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和雄心,朱绍玉特意为王蓉蓉创作了一段通常小生才会使用的娃娃调,使得演唱具有了一般青衣唱腔没有的阳刚之气。

但是,现在的戏曲评论,往往重视表演、剧本,而忽略音乐。“主要原因是懂音乐的人少,能做戏曲音乐评论的人就更少了。”在朱绍玉的学生王天赐看来,音乐掌控着戏曲的节奏和观众的注意力,很多时候,一个戏没能引起观众的共鸣,可能不是演员不好,而是节奏的设计出了问题。“所以,朱老师一直在呼吁,提高戏曲作曲的地位,加强戏曲音乐评论,重视对戏曲音乐人才的挖掘和培养。”王天赐说。

尊重演员,量体裁衣

一部好的作品需要通过演员的表演呈现给观众,因此在创作过程中,朱绍玉特别注意与演员的磨合,尊重演员的二度创作,给演员以发挥的空间。和朱绍玉合作,京剧演员仿佛遇到了“知音”。

“朱老师会根据我们的嗓音特点和表演特点,甚至音色、音质来创作唱腔。不绕嘴,不让演员声嘶力竭,这一点很可贵。”杜镇杰说。

“在创作《宋家姐妹》的过程中,朱老师掌握了我的唱腔特色、对我的音域了解之后,量体裁衣地为我定制唱腔。”京剧名家迟小秋十分感佩朱绍玉的创作用心。本次演唱会上,迟小秋选取了《宋家姐妹》中宋庆龄面临亲情和大局的艰难抉择时的一段唱,既充分彰显了程派传统唱腔的特点,又糅入了一些新的旋律,层次分明、情真意切。

“朱老师很尊重演员,我提出作曲有不合适的地方,他就会说,就按照你自己习惯的声腔和感觉去唱就好;假如我觉得哪里声腔感觉不舒服或者对哪句唱词有不同的理解,他都会跟我探讨,会尊重我的意见,做出相应的调整。”在京剧名家史依弘眼中,朱绍玉是一位很开明、融通的作曲家,“过去的表演艺术家,他们会跟演奏员长期磨合,可以设计唱腔,但是现在的演员没有这样的机会和时间,就更需要好的作曲,让演员有发挥的空间。”

“在新编京剧《正考父》中,有4个主要演员,其中3个是老生,朱老师需要在作曲中突出每个老生不同的特色,这就需要他对各个流派都了解。”青年演员杨少彭说:“我和朱老师合作过好几部戏,朱老师很谦和,对演员很爱护。他既能保护演员,也能让演员把身上的闪光点展现出来。”

广纳博取,创作灵活

“妙采民间千家调,京剧依旧为根”是对朱绍玉音乐创作风格和理念的生动概括。他善于发现、提炼民族民间音乐的特色,并将其融入音乐的创作之中。京藏剧《文成公主》便是其中的代表。

演唱会上,《文成公主》以一段藏戏说雄开篇,松赞干布演唱的是藏戏,全部使用藏语,而文成公主和李世民演唱京剧,朱绍玉将藏戏与京剧巧妙融合,浑然一体。最后3人的藏剧、京剧三重唱气势恢宏、辽阔深沉。这段带有浓郁地域风格的唱腔赢得了台下观众的掌声。

“作为藏戏演员,2005年创作《文成公主》时,我对京剧很陌生。在创作过程中,京剧和藏戏唱腔如何融合到一起是最大的难点,而且这种尝试最初引来很多争论,很多专家质疑这种做法。”西藏藏剧团团长班典旺久说,“在创作过程中,两边的作曲老师边创作、边交流,朱老师不断征求演员的意见,‘这么处理你们会舒服吗?’‘有没有不合适的地方?’最终,《文成公主》获得了成功,在西藏连演12场,受到了观众的欢迎和专家的肯定。”

“这是京剧和藏戏两种古老剧种在戏曲史上的第一次融合,尺度把握得非常好,没有一段京剧、一段藏戏的拼凑感。”藏鼓演奏师扎西旺杰说,藏鼓在藏戏中起到指挥的作用,在本次演出中,先以一段藏鼓的演奏开场,然后是松赞干布的独白,再奏一次藏鼓,京剧的乐队才起奏,京剧和藏戏的音乐完全融通在一起,没有违和感。

杜镇杰感叹:“朱老师才华横溢,他很用心,把各地的地方小调、小曲都搜集到了,而且活学活用地融入京剧音乐中。所以他的作品既新颖,又不失传统。”演唱会上,杜镇杰演唱的新编京剧《正考父》中正考父的唱段,唱词长达38句,为了让观众保持听觉的新鲜感,朱绍玉加入了京韵大鼓、清江引等音乐元素,使得这段唱腔一气呵成、流畅丰满。

得益于朱绍玉精妙的作曲,演唱会上,京剧名家孟广禄以花脸演绎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物形象:新编京剧《袁崇焕》中的皇太极和新编京剧《宰相刘罗锅》中的和珅,前者以一段的高调门展现了皇太极的气势磅礴和野心勃勃,后者则通过花脸板式彰显了人物的戏谑幽默。孟广禄评价朱绍玉的作品被人欣赏的原因,就在于:“非常有个性,多样化的东西特别多,在京剧的传统上,加了很多元素,吸收百家之长”。

“朱绍玉先生在音乐上,从来都是从人物、剧情出发,不失京剧的原貌。每出戏一听就是京剧,符合人物和行当。比如《曾侯乙》,过去丑角没有演过皇上,朱老师在创作过程中把我的特点和麒派老生的特点都融进去了。”京剧名家朱世慧演唱了《曾侯乙》中的一段,朱世慧说,这是他和朱绍玉的第一次合作,此后,但凡湖北省京剧院有新的创作,都会邀请朱绍玉。

积淀深厚,角立戏成

2013年创排新编京剧《天下归心》时,京剧表演艺术家李鸣岩快80岁了,她本着“要创作一部立得住的新戏”的心愿加入了创作团队。“作为文艺工作者,我们要把老祖宗传下来的好东西发扬光大。京剧是国粹,不能脱离骨子里的东西,新戏才能立起来。”李鸣岩说,“朱老师对戏曲的贡献很大,尤其是在演员唱腔和剧本音乐上,今天和尚长荣老师一起跟大家汇报一下。”

作为压轴出场,古稀开外的尚长荣和84岁高龄的李鸣岩演绎了《天下归心》中最打动人心的一段唱——庄公与母亲掘地相见、相拥而泣的一段花脸和老旦的对唱。这段唱腔吸收了评剧的大哭腔和梆子腔系统里的,表现母子相见时的悲情,还通过对唱、轮唱、合唱等形式,将血浓于水的母子亲情推向了高潮。两位老艺术家精彩的演唱赢得雷鸣般的掌声。

演唱会上,90岁的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元寿也携爱子谭孝曾、长孙谭正岩共同登台,演绎了15年前朱绍玉为谭家创作的纪实京剧《非常家庭》中的片段。谭孝曾的唱段充分展示了谭派铿锵有力的声腔特点;谭正岩的唱段巧妙地融入了谭元寿在《沙家浜》中“朝霞映在阳澄湖上”的著名唱腔。“对我来说,朱老师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一位艺术家。祖父带父亲和我一起来支持朱老师的演唱会,我感到非常荣幸。”谭正岩说。

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带来了18年前与朱绍玉合作的新编京剧《洛神赋》中曹植的一个演唱片段。叶少兰和两段唱,在创新唱腔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了叶派唱腔的特长,让小生的唱腔更有新意、更富魅力。谈及合作印象,叶少兰感慨朱绍玉“知识很丰富,根底很深厚”。“如果没有音乐创作扎实的基本功,或者对于戏曲了解得不够深入,不可能有这么精彩的设计。”叶少兰说,“京剧不仅要继承好,还要持续创新才能有生命力。朱绍玉为京剧的创新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。”

创作不倦,有口皆碑

一个好的作曲家,不仅要把握住戏曲艺术的精髓,更要有广采博纳的胸怀和锐意创新的精神;不仅要尊重传统艺术的历史渊源,更要把握住时代潮流的发展趋向。传统性和时代感,我们都能在朱绍玉的作品中找到。

“朱老师探索戏曲唱腔音乐创作的这几十年中,也正值国家提倡继承和创新传统艺术的当口,他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。他和国家、时代的变革是同步的。”迟小秋说。

“朱老师这个人非常认真、非常执着,他不会像一般的作曲,导演怎么说就怎么做,他会提出很多‘为什么’,或者这不合适、那不合适,他甚至还改剧本。有很多唱词他亲自改,改完再作曲,唱起来感觉就是比原来的舒服、上口。”朱世慧说,“请朱老师作曲比较放心,他会把戏做得更精彩,绝不会以一种完成任务的心态来作曲。”

年逾古稀,朱绍玉还是坚持在创作一线。“各处都来找我,不好意思拒绝。现在正在为北京京剧院修改《郭琇洗堂》,接下来要去湖北创作新戏。”11月30日上午,朱绍玉一边盯着演唱会的彩排,一边谈着自己的工作安排。

“朱老师的工作量超出年轻人好几倍,他每天早晨5点钟起床,就准备开始创作,也没有其他爱好,最多遛遛弯,一天除了写就是处理写作中的问题。”王天赐说,“整天搞创作,对年轻人来说都很难吃得消,但是老先生对艺术的热爱和执着让人钦佩和感动。”

“西到昆仑南到闽,最终落脚京门。行当开遍一巡巡,创腔声振玉,写戏曲为魂。妙采民间千家调,京剧依旧为根。巧构宏篇唱古今,美誉真不愧,当代第一人。”知名作家、文化学者刘郎创作的这首《临江仙》可谓是朱绍玉创作的生动写照。本次演唱会展现的是朱绍玉170多部作品中的部分代表,朱绍玉表示,希望通过这次演唱会能引起更多人对戏曲音乐的关注,重视对戏曲音乐人才的挖掘和培养。

首页社会